展开

宁小熙只想修仙 叶熙之 著

连载中 签约 VIP 仙侠奇缘古典仙侠

34.88万字| 296总收藏| 7364总点击

“啥,我穿越了?修仙?”
“小和尚,你,六根不净啊!”
“师兄,矜持点,矜持点!”
“……”
“我可是一个有涵养的女子,咳咳,不对……是仙子!”
穿越到仙魔林立的远古世界,宁小熙只想好好修行……
奈何,仙人太俊俏……
奈何,恶人太多了……
“我真的是个好人……哎……”
宁小熙把剑拔了出来,擦掉剑身上的血渍,喃喃自语。
山河万古色,天地一轮秋。
掌中隐日月,袖里藏乾坤。
宁小熙躺在云海之上,喝着天上仙酿,尝着人间百味,逍遥天地间,当如此。
PS:无男主,无男主,无男主,重要的事情说三遍,慎入!!!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去APP,免费畅读

作品互动区

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送个礼物~!

推荐票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月票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我的迷妹等级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叶熙之

  • 作品总数

    1

  • 累计字数

    34.88万

  • 创作天数

    81

更多迷妹总榜

  • 1

    QAQgood

    897 迷妹值

  • 2

    满载星河诶

    855 迷妹值

  • 3

    简单10018489

    799 迷妹值

  • 4

    13738754483

    654
  • 5

    颜一十三

    360
  • 6

    雾逝人肥

    285
  • 7

    怪力少女呀

    244
  • 8

    红袖书友15942586769210207

    192
  • 9

    温萝1

    187
  • 10

    3了3

    168

同类推荐

  • 边缘人物她重生了

    璇昭

    苏玖感觉自己这辈子活的像个笑话,父母寻不到,好友救不了,就连到手的丹器法宝,都总能以各种奇怪的姿势跑到另一个人手里。直到死了之后,她方才知道,原来自己不过是一个话本里的边缘人物,还是那种连路人甲的台词都能比她多上几句的炮灰。重活一世,她只想让对自己重要的人的命运,脱离这个话本,不再重复前世的悲剧。强调几点:1,大女主文,女主习惯性自力更生,更不会因为男人强行降智。2,正统修仙,女主是一步一个脚印爬

  • 这个女配惹不起

    淡淡风情

    她不过想体验一把大唐气象,却被时空旅行局误投到仙侠小说的世界。一觉醒来成了作天作地的炮灰女配,每一天都是修罗场。作为补偿,时空客服给她狂开金手指。客服:你要什么高科技小程序,我这都有!彪悍父母:你要什么法宝,我们都给你!强力兄长:你要什么帅哥,我们都给你去绑来!一个两个三个四个五个……而且每一个都是狂拽酷炫吊炸天的护犊子狂魔!原文女主:这个女配惹不起!献上男主,求抱大腿!(书友群:76070075

  • 女配表示很无辜

    一颗小豌豆呀

    新坑仙侠文《修仙满级后我重生了》已上线,请多多支持(??.??)一觉醒来,夜芷瑶发现自己成为了一名婴儿,还是到了一个飞天遁地、光怪陆离的修仙世界,穿成了一个有资源有背景的修二代。夜芷瑶立志要好好修练飞升仙界,直到某一天发现自己竟然穿成了一本穿越小说中,活不过金丹的作死女配?她的目标本是远离女主活下去,保护夜家。谁知到了后来……嗯?女主竟然成了她的小姐妹?(排雷:本文有男主,存在感比较低,出现时间比

  • 师父又掉线了

    尤前

    人人都说羿清是世间第一剑修,剑术修为无人能出其左右。无论是在下界修仙之时,还是在上界的十方天庭,向来战无不胜。羿清一笑道:“那是因为,你们不识得我师父,说起修为,我远不及她。想当初上仙界十方天帝,我师父揍过九个,另一个是我。”“师父?你居然有师父!谁?怎么从来没听过。”“我师父是……咦?师父!师父?我师父呢?有谁看到我师父了?”旁边一人默默的举起爪,“我在这!”-_-|||穿越后沈萤唯一的烦恼就是

  • 大荒神记

    戈壁小树苗

    大荒天地,广袤无边,凶兽成群,异兽出没,部落林立,一颗草可以斩破苍穹,一颗树可以飞天遁地,大荒儿女,为了生存而浴血奋战。天骄战起,浴血封王;百战不死,方为天骄。................................................个人版:紫殊被一个花盆砸到了异世大荒,痴傻七年,一朝醒来,原本以为爹是族长,娘是医师,兄是少族长,自己是个妥妥的富二代,白富美。族长爹:“唉,马

//speedTimer.push(new Date().getTime());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