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开

农女医妃富甲天下 莉莉薇 著

连载中 签约 古代言情经商种田

4.6万字| 270总收藏| 742总点击

穿越成无田无地,连住的地方都没有的悲催小农女,江千语表示,不怕,我有系统啊!
一开始,她以为系统是让她讲文明,传授传统礼仪。她勤劳致富,虐极品、开医馆、办善堂、兴教育,只为众人和某位爷的一句“谢谢”。可后来某位爷的一句“对不起”却让她惊了个天……
后来,她又发现,文明系统其实是个乌鸦嘴系统,好的不灵坏的灵,偏偏用在某人身上时,一切都失了灵。
最后,她惊喜的发现,这其实就是个言灵系统。一言不合,她便成了富甲天下的王者。
某日,她酒后失言:“我家王爷又老又丑…………膝下无子……”
一身冰冷残暴气息的肃王抬起突然长出老年斑的手,咬牙切齿的将人拎了起来,“千、小、语,有种你再说一遍?”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去APP,免费畅读

作品互动区

大大已收到5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送个礼物~!

推荐票本周票数

24

排名43

投推荐票

月票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我的迷妹等级
本书迷妹动态
  • tony711投了6张推荐票
  • tony711送出了1鲜花
  • tony711投了6张推荐票
  • tony711投了6张推荐票
  • tony711送出了1鲜花
  • 青笺画卿颜1送出了1
  • 青笺画卿颜1送出了1
  • tony711投了6张推荐票
  • 青笺画卿颜1送出了1
  • tony711投了6张推荐票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大神

莉莉薇

  • 作品总数

    7

  • 累计字数

    1299.47万

  • 创作天数

    2152

其他作品

  • 天女商妃

    废材想翻身,南星舞莫名其妙将人称“活阎王”的四皇子当成灵兽给契约了? 被契约限制实力的帝寒衣表示,无论如何也要这“一心想嫁人”的小丫头解除两人之间的契约。 却不曾想,此后无论如何,他想的只是怎么全方位疼宠他的小丫头…… 俊美如仙的城主对她告白:“离开他,当我一城十庄,百间商铺的女主人……” 龙帝大人却语重心长的教育怀里的小丫头:“不值钱的东西我们不要,嫁给我,我和龙族十方宝库都归你!” “娘亲,还有我,还有我!宝宝出生了会挣钱养娘亲!”只是一缕龙精之气的小萌宝忽然出声。 (龙帝宠妻+深度甜宠文!!)

    加入书架
  • 喜劫良缘

    他高高在上,是神秘可怕的蛮荒之王,一眼能看尽人之姻缘,厌恶女人到了极点,却在见到她的第一眼就认定了,一路宠之,疼之。 她卑微穿越,一身神奇医术,不为身边众多美男动心,只想变得强大,能配得上那个神一样的男人,可是等确定自己心意时,却发现自己已成婚多年…… …… 委屈时: 她用力的捶打着眼前的冰山大美男。“别人都说是我高攀了你,可明明是你老牛吃嫩草!” 某男抓住重点,笑得无比妖孽 …… 世人说: 蛮王是没有心,七情已绝的人。 某女却挺着大肚子无比悲催的想,他能绝七情,那天天赖在自己身边的是谁?

    加入书架
  • 我家王妃会占卜

    “主子爷,府里的银子都被王妃卷跑了……”管家一脸惊吓不安。 “跑?她最多也就从床头跑到床尾。”片刻,某男把某“窃贼”打包拎回来,一脸嘻皮笑脸,“娘子,出去跑路,只带钱怎么行,现有贴心贴身美男一枚,欢迎重新打包。” 管家摇头,主子爷又犯妻奴病了。 * 她看似温顺,一身大家闺秀风范,气质美貌不俗,实则冷心冷情,腹黑霸道,更有一个让世人疯狂的神秘身份。 他是十三皇子,亦是离国耻辱,冷漠狂妄,凶狠残暴,从不把人命当回事,却独独对一个时而温柔,时而嚣张任性的小女人百般容忍,千依百顺。 * 她打太后、煽公主、挑拨后宫是非,煽动百官集体请辞,个个说她被宠得无法无天,某男却是酷酷的道:“老子一般不宠人,宠起人来不要命。”

    加入书架
  • 我家冥王妃开挂了

    【完结】大婚当天,身为新娘的她身边美男成群,贺礼“别致”,集体献吻。 冥王大人阴郁难当,抓过刚穿戴整齐的女人一阵狂啃。 “小东西,你是故意给本王添堵吗?” 她不服气的啃回来,“我这是在给你添财……” * 她身怀言灵异能,却被人捏碎心脏再世为人。虽身世坎坷,却运气暴棚,空间、灵鼎、美男、神兽一一与她结下不解之缘。 身怀众宝,可她没有大志向,惟愿平安过一生,可遇上那个妖孽的男人后,她的人生不知不觉的走偏,原以为平凡的自己其实并不平凡…… 他乃堂堂冥王,为了一个女人而流连人间,宁愿受伤也要守她、护她、疼她、爱她。 他的一生只有一个目标,想方设法、千方百计让那小丫头爱上他,顺便掐灭她身边的朵朵桃花。

    加入书架
  • 倾城萌妃

    她是隐世大家族的出了名的废材三小姐。 一本梵经彻底改写她的命运,丑女逆袭,空间相伴,灵力暴涨,容貌更是艳绝四方。 凤凰山初遇,他重重吻她“等我回来娶你!” 哪知,一场阴谋却险些让两人错过…… 【片段】 “主子,娘娘去春风阁了,据说那里迎客的人全是漂亮的男子。” “嗯。最近宫里缺太监……” 是夜,全城百姓看到了一副春风阁美男集体出逃的场景…… 某男站在高处,却是笑得深沉,他的女人,多看一眼的人都是死!

    加入书架
  • 麦少的爱情三十六计

    亲眼目睹男友背叛,她愤怒中陷入另一个男人的怀抱! 她赌气嫁了他,他笑了三天。 要知道他用尽阴谋阳谋为的只是把这个小女人绑在身边。 婚前婚后他发挥一惯作风,把她身边的花花草草全部斩杀。 他以为可以这样宠她一辈子,可是当那些花边新闻出现时他才发现自己对她的爱还不够,于是禁门谢客好好教训……直到她的腹中有了他的孩子。 在他大宴宾客的时候她却意外得知这个男人设计了自己整整十年。 当甜蜜的爱情变成了算计,她拿着一份医院的诊断书甩在了他的身上,“亲爱的,你不行呀,医生误诊了,我没有怀孕,要不我换个男人试试。” “你敢换试试?”他二话不说丢下满室宾客把这个女人打包扛走……

    加入书架

更多迷妹总榜

  • 1

    青笺画卿颜1

    322 迷妹值

  • 2

    tony711

    208 迷妹值

  • 3

    水晶兰801

    17 迷妹值

  • 4

    xrzwsq

    12
  • 5

    猜不到啊

    11
  • 6

    苏书舒

    10
  • 7

    一只西柚吖

    9
  • 8

    书友20170916071659424

    5
  • 9

    噶拉哈哇

    5
  • 10

    红袖书友15978802347372317

    1

同类推荐

  • 重生后我成了权臣的掌中娇

    风吹小白菜

    南宝衣自幼锦衣玉食娇养长大,没想到所嫁非人,落了个家破人亡的凄惨下场。重活一世,她咬着小手帕,暗搓搓盯上了府里那位卑贱落魄的养子。只有她知道,看似落魄的少年,终将前程锦绣,权倾天下。她一改娇蛮跋扈,对未来的权臣温顺谦卑百般奉承,可惜他如高岭之花,始终对她爱答不理。她终于心灰意冷打算另抱大腿,那凶名赫赫的权臣,突然雷厉风行地废了她选中的夫君,还倚在绣榻上,慵懒地朝她伸出腿,“娇娇过来,二哥给你抱……

  • 成亲后王爷暴富了

    暗香

    重生后变黑芝麻馅腹黑女主VS撩死人不偿命伪君子真恶霸男主皇帝:九王选妃要德言容功才华出众。傅元令:我有钱!皇后:九王选妃要家世显赫相得益彰。傅元令:我有钱!贵妃:九王选妃要月貌花容身姿窈窕。傅元令:我有钱!肖九岐:本王选妃……傅元令:嗯?肖九岐:要有钱!!!重活一回,傅元令深切感悟要站在权力巅峰指点江山,不再重复上辈子的凄惨遭遇,不仅要有钱,而且是要超有钱。有钱能使鬼推磨,有钱……她就能掌控别人的

  • 嫡长女她又美又飒

    千桦尽落

    前世,镇国公府,一朝倾塌灰飞烟灭。此生,嫡长女白卿言重生一世,绝不让白家再步前世后尘。白家男儿已死,大都城再无白家立锥之地?大魏国富商萧容衍道:百年将门镇国公府白家,从不出废物,女儿家也不例外。后来……白家大姑娘,是一代战神,成就不败神话。白家二姑娘,是朝堂新贵忠勇侯府手段了得的当家主母。白家三姑娘,是天下第二富商,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商界翘楚。·白卿言感念萧容衍上辈子曾帮她数次,暗中送了几次消息。

  • 农女福妃别太甜

    橙子澄澄

    杏花村出了个福娃娃,家人疼,村人夸,福气无边乐哈哈。强势偏心奶:我就是偏心囡囡,你们不满那也得忍着!炫孙狂魔爷:你问这是什么?我家囡囡给我泡的人参灵芝茶!温柔溺宠娘:女娃儿要娇养,囡囡别动,这活让你哥哥做!实力争宠爹:囡囡,爹带你玩飞飞,骑马马,快到爹爹这来!柳玉笙在家人身后笑得像朵花。一支金针医天下,空间灵泉百病消,陪伴家人红红火火,可是有个男人总往她闺房钻。“笙笙,今天还没给我治病。”“……那

  • 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

    夏染雪

    那一世,父亲为她战死杀场,万箭穿死,大姐为她护清白,赔尽一世而她为他素手调香,为他敛尽天下财富。更为他逼死大哥,令大哥被五马分尸,死无全尸他却砍断她的十指,断她手腕,将她乱棍打死。娘说,娘的小阿凝,娘希望这一世会有被人如宝似珠的对你,为你挡去所有的疼痛,为你遮去所有的风雨,娘更你一生都是不知道何为疼痛,可是她却全身骨头碎裂,皮肉之下,仍可见那截断碗中的森森白骨。

//speedTimer.push(new Date().getTime());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