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开

黎神的小心动 鹿千霜 著

连载中 签约 VIP 游戏竞技电子竞技

21.43万字| 3.89万总收藏| 22.65万总点击

【国服前十女玩家X最强中单】
她和闺蜜打赌输了,将游戏ID改成了[黎神是我带的崽]。
结果在排位中直接遇到了黎神!?还因为网络太差害的黎神输了游戏。
俱乐部里的黎禾看着她的ID冷笑了一声:“取这名字玩的那么菜,怕不是为了恶心自己!?”
之后……
她将游戏号借给闺蜜。
闺蜜连着害黎神连输五局。
黎神的游戏排名直接被挤出了国服前十。
几日后,线下比赛。
她的操作惊艳全场,比赛结束她背着包匆忙溜走,却在俱乐部的门口被他拦住。
他双手抱臂靠在墙上,唇边勾着戏谑的笑容,“这么仓惶逃跑是要躲谁啊?我么?!”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去APP,免费畅读

作品互动区

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送个礼物~!

推荐票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月票本月票数

4

排名169

投月票
我的迷妹等级
本书迷妹动态
  • 微柠472322305投了1张月票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鹿千霜

  • 作品总数

    1

  • 累计字数

    21.43万

  • 创作天数

    157

更多迷妹总榜

  • 1

    江逸然的小号

    3,164 迷妹值

  • 2

    泞夏微凉

    2,042 迷妹值

  • 3

    苒姐的腰不是腰

    1,994 迷妹值

  • 4

    一只余华

    1,942
  • 5

    钰秀

    1,748
  • 6

    じ嫒凊嗨じ

    1,706
  • 7

    霜霜黎

    1,683
  • 8

    欧阳蕊希

    1,486
  • 9

    子琅的猫

    1,415
  • 10

    Xumm

    1,362

同类推荐

  • 这个团宠有点凶

    柳如痴

    【苏萌团宠文,打脸爽文,甜文,热血电竞文,日常甜宠为主,电竞为辅】童瑶瑶作为电竞圈唯一女队员一直备受争议。对此。温柔儒雅上单,“这是我们的小公主,需要被好好呵护的珍宝。”狼系打野,“啧,谁动她,我撕了谁。”冰山傲娇射手,“她,一点也不可爱。嗯?你们说她不可爱?眼瞎?!!”娃娃脸病娇辅助,“姐姐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人呦,骂姐姐的人……把脖子洗干净哦。”而童瑶瑶活动着手指。“不用废话,怀疑我?打爆他们!

  • 初恋是颗夹心糖

    团子不乖

    【装乖甜妹vs校霸大哥】陆骁一直以为他媳妇是一个听见打雷就会吓得痛哭的小软妹。直到有一天,瞧见他家那柔弱可欺的小媳妇,脚踩在校姐脸上,阴森道:“就这点段数还敢泡我的男人?东南西北四条街,打听打听谁是爹。”*陆骁拿下世界冠军那天,有记者采访:“枭神,您英年早婚直到如今很多粉丝仍不能接受,您的老婆,她一定很优秀吧?”陆骁听了,笑得风轻云淡:“我喜欢她跟她优不优秀没什么关系,只是她蠢,我刚好瞎罢了。”【

  • 听说大神喜欢我

    是晚晚呀

    超级怂包夏荞暗恋季淮三年,终于忍不住加入表白的行列了,情书、巧克力、鲜花,还有棍子和绳子……全部都准备好了。夏荞的目标很明确:表白若是失败,直接将人敲晕绑走!挑了一个夜黑风高的晚上,夏荞打算趁天黑作案,却不知——微醺的季淮反客为主,将夏荞困在了角落处,低声地问,“听说你喜欢我。”夏荞红着脸,乖唧唧地点头。气氛冻住了,事已至此,夏荞一鼓作气,打算正正经经地表白。不料——季淮借着醉意,将头搁在夏荞的肩

  • 今天也没变成玩偶呢

    花花了

    当世界成为游戏地图,人类接连变成玩偶。起初,白幼薇以为是来自外星人的恶作剧,直到她被拉进一团光雾,清亮的机械声响起——叮!欢迎进入玩偶游戏!本游戏规则如下:1,拒绝游戏变成玩偶!2,游戏失败变成玩偶!3,游戏通关奖励玩偶!白幼薇瑟瑟发抖扑进沈墨怀里:“我害怕,人家只是一个手无缚(腹)鸡(肌)之力的柔弱少女啊…”沈墨拉过她的小手,放自己腹肌上:“现在你有了。”游戏系统:“警告!警告!请尊重游戏,认真

  • 电竞大神带回家

    苟宁

    Kpl男选手陆衍的择偶标准是:长得比我好看的,妲己玩的比我好的。步谣无语吐槽:你果然不喜欢人类。点开游戏界面,看到一条亲密关系申请:队长申请成为你的恋人。步谣懵了,这是几个意思?骂我不是人?——遇到步谣前,陆衍的择偶标准是:长得比我好看的,妲己玩的比我好的。遇到步谣后:我老婆怎样都好看,我老婆玩什么都棒。遇到陆衍前,步谣的口号是:去尼玛的爱情,老子热爱电竞。遇到陆衍后:恋爱要紧,恋爱要紧。——新书

//speedTimer.push(new Date().getTime());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