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

那少年的發絲又軟又卷 木橘子 著

已完結 簽約 VIP 短篇短篇小說

38.36萬字| 23.51萬總收藏

  江城高中的學生都震驚了,因為他們學校大名鼎鼎的校霸竟然乖巧地坐在剛來的轉校生旁認真的學習!
  哦買嘎的!這個世界玄幻了!
  那天,高二七班來了一位轉校生,漂亮又受歡迎,聽說還是個學霸,怎么會有這么優秀的人!但是!為什么坐在后面一直都無所謂的校霸總是有意無意地想引起這位轉校生的注意!
  安辰專門露出脖子上的項鏈從平詩畫旁邊經過,是走的太快看得不清楚嗎?再走一遍,是沒注意嗎?再走一遍,怎么還沒認出來嗎?再走一遍!
  “詩畫!你怎么還沒認出我!”安辰氣憤地撐著雙手按在相隔的兩個桌面上,委屈地怒視著坐在板凳上的平詩畫。
  平詩畫冷靜地伸出手,揉揉他那又卷又軟的黑發,還是像以前一樣舒服。
  周圍的人倒吸一口氣,完了!校霸最最最最最不喜歡別人碰到他頭發了!上次有人不小心碰到,被狠揍了整整一個月,但是!但是她竟然揉了!天吶,為什么校霸好像很享受的樣子!
  “我認出你了啊。”平詩畫好笑地看著面前晃蕩的項鏈,這可是她媽媽生前送給她的生日禮物呢。
  “哼!我就知道。”
  眾人無語地看著這位異常傲嬌又聽話的校霸,紛紛感嘆,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一物降一物?
  【傲嬌又別扭的校霸小狼狗?溫柔又腹黑的學霸御姐,我們曾經一起面對生死,一起經歷病痛的折磨,如果能健康地活下,在看到對方時一定要第一眼就認出哦!且看學霸御姐怎樣調教惡霸校草?】

免費試讀 加入書架 去APP,免費暢讀

作品互動區

大大已收到0個禮物禮物寫的好棒,送個禮物~!

推薦票本周票數

0

還沒有收到推薦票,期待你的鼓勵

投推薦票

月票本月票數

0

還沒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勵

投月票
我的迷妹等級

還沒人支持Ta·快來做第一人

作品討論區

0/25字

0/2000字

簽約

木橘子

  • 作品總數

    5

  • 累計字數

    81.71萬

  • 創作天數

    366

其他作品

  • 戲精聚集攻略

    娛樂圈最炙手可熱的藝人嚴九,顏值逆天,性格乖張,黑料一堆接一堆,偏偏卻是最受喜愛的男藝人。 身邊的人最怕的就是嚴九突然開始折騰發脾氣,不過還好,江久歌治得了他。 事例一:主持人:“請問您為什么選擇進入娛樂圈呢?” 嚴九笑得一臉嬌羞,“因為我想讓我喜歡的那個人每時每刻都能看到我。” 事例二:某人氣憤地指著江久歌大罵:“狐貍精!見錢眼開的白蓮花!這么想勾引男人?” 就在某人揮手而下時,嚴九一個箭步上前,順勢挨下巴掌捂著臉趴在地上。 某人不可置信地看著嚴九,再看看自己的手,明明沒有碰到!?她很確定,因為連扇到的聲音都沒有! 而我們的男主嚴九則可憐兮兮地看著一旁云淡風輕的江久歌,發揮著高超的演技,捧著臉聲淚俱下。 “九歌,我好疼。” 眾人:“握草!” 導演:“這大概是他演技的巔峰時刻,非常完美。” 某人:“白!白蓮花!” 嚴九冷聲嗤笑:“是不是輸不起?” 某人:“!!!” 嚴九不屑冷笑一聲,想搞我嗎?把我搞退圈后回去繼承家產然后回來搞你的的那種。

    加入書架
  • 我摘了那朵牛都不敢拉糞的鮮花

    曲祈:“她長得又矮又挫,還尖酸刻薄小肚雞腸禽獸不如卑鄙下流蠻不講理,如果她是朵鮮花,牛都不敢拉糞。 ” 江粿:“他長得又丑又蠢,還居心叵測厚顏無恥豬狗不如臭不要臉喪盡天良,就算世界上只剩他一個雄性,我寧愿選擇喜歡人。” 虐妻一時爽,追妻火葬場? 不不不~,虐妻時時爽,追妻,不配去火葬場! 曲祈:“我錯了。” 江粿:“哪錯了?” 曲祈:“我哪哪都錯了,這是我的房產證,銀行卡,現金,都給你。” 江粿:“勉勉強強吧。” 【背景架空,規則虛構,男主有多皮?西瓜皮。女主兩個字形容,牛啤!?】

    加入書架
  • 躲在時光深處偷吃糖果

     你曾想象過另一個時空里的自己嗎?如果真的存在平行世界,那么,那里的你又是怎么的呢? 你會祈禱她幸福嗎? “以后我就是你的親人。” “小星......你們在干什么!松開她!” “我......我會努力的!雖然我很膽小!但是我會努力變得勇敢,我也是木小星的朋友!” “木小星!你站住!我......哼!以后我罩著你,別,別以為你就可以恃寵而驕,我就是......反正這是你的榮幸!” “有什么愿望嗎?” “我想成為光。” C市西城高校里有著這樣一道大家都默認的宗旨,保護好那個叫木小星的女孩。 為什么要保護她?因為她保護了大家。 突如其來的噩耗,緊張的同學關系,莫名其妙出現又消失的白發少年,街頭經營著一家小商鋪的老板娘。 在那個即將步入成年成為大人的日子里,有個女孩,用僅有的溫暖,引領了迷茫道路上的所有人。 在那個忙碌炎熱的夏季,你像是劈開一條時空界限,溫柔了我們的青春。 “你是誰?” “嗯......你以后會有一個新的名字。” “什么?”木小星懵了,覺得眼前這個人雖然好看是好看,但應該是個神經病吧? “瑾星,池瑾星。” “嗯?”木小星更懵了,他確定是在跟我講話? 【史上最受寵轉校生,全校都在保護我!架空!規則虛構!】

    加入書架
  • 放開他他有病

    文靜,姓文名靜,人。。。。。。不如其名?靜若初子,動如。。。。。。神經病?這樣的人偏偏是個學霸! 顧希言,姓顧名希言,人如其名,溫柔少語,溫潤如玉,年級第一,從未掉下來過。 要說這兩個人在一個班整整三年!卻從未講過一句話! 令人沒有想到的是,顧希言竟然喜歡那個瘋起來跟神經病似的文靜! 后來,文靜知道了,心里那個后悔呀! 意外重生回到入學第一天,看到女生湊到顧希言身邊,文靜霸氣喊話:“放開他!他有病!” 眾人:“What?” 【霸氣歡脫的文靜?+溫柔寡言的顧希言?=我愛你,無關性格】(現言架空)

    加入書架

更多迷妹總榜

  • 1

    傲嬌鬼805029889

    1,749 迷妹值

  • 2

    VIVi

    1,596 迷妹值

  • 3

    Y花落成殤

    1,583 迷妹值

  • 4

    戰戰的肥俠

    1,558
  • 5

    沈白65199043

    1,545
  • 6

    星辰大海還有你

    1,545
  • 7

    JIUZ

    1,545
  • 8

    森藍吖

    1,545
  • 9

    暮暮暮暮白

    1,545
  • 10

    幫我關一下月亮叭

    1,545

同類推薦

  • 我成了死對頭的心上人

    陸知知

    本書又名:《和死對頭扮演模范夫妻的日子》迫于家族聯姻的壓力,姜喬英年早婚了。聯姻對象是她從小到大最討厭的“別人家的孩子”——傅景行。唯一令她感到欣慰的是她的新婚丈夫在婚后第二天就遠赴歐洲開拓海外市場了,一年半載都未必能見上他一面。不用時時刻刻扮演模范夫妻的姜喬簡直浪得飛起,每天跟志同道合的小姑子逛逛逛買買買,喝完下午茶就去唱歌喝酒蹦迪徹夜狂歡。一年后的某個夜晚,酒吧,單身派對。姜喬正蹦得開心,手腕

  • 搞科研嗎催婚的那種

    樂顏妖妖

    忙到飛起的星際科研大佬咸魚穿書了變成又閑又多余的閑余蘇憐:如果你把這項專利免費給羅葉哥哥的公司,我就退出這段感情,成全你和羅葉哥哥…嚶嚶嚶閑余:集美,你是蘇憐,不是蘇聯好嗎,梁靜茹給你的勇氣讓我免費出專利嗎?二營長!這里有朵白蓮花打擾我做實驗!二營長:我的國產炮呢?羅葉:你退出研究所,來我的公司,我可以和你結婚。閑余:對不起,我這輩子和科研相親相愛,不打算結婚,結婚請找蘇憐,她是專業的。二營長!這

  • 權臣養妻日常

    草燈大人

    微博:@Dear草燈大人寒門出身的狀元郎謝君陵自小養了個小夫人,不能吃,只能看。小夫人陸寶兒對此不滿,以為是自個兒腰身窄瘦,年紀太小,惹得夫君興致缺缺。再后來,她才知道,哪是嫌棄,明明是端著高冷譜兒,將她一兩一兩肉養大,再為所欲為。這是一個各路神仙打架想撬走正牌夫人,而傻嬌妻穩坐官夫人位置,且看著夫君一路青云直上的故事。

  • 渣了大佬的團寵她翻車了

    玲瓏千千

    【扒馬甲,甜蘇爽,反派變團寵】連家失蹤的小女兒被找回來了!反派女配連千奈搖身一變成了治愈系小仙女,不搞破壞不亂作,一心一意為大家!面對執意追求夢想的校草,連千奈是和他一起參賽的隊友,“無論任何事,我永遠站在你身邊。”面對聽力喪失的音樂天才,連千奈是每天和他用手語比譜子的樂迷,“我會一直攢錢等你的演唱會。”面對情感障礙的影帝,連千奈是一遍又一遍和他對戲的小助理,“我愿意陪你練習一千次。”面對氣味排斥

  • 影后你網戀奔現了嗎

    花落青青

    #電競#娛樂圈#完結短篇#甜寵不虐#他是電競大神卻有個藏的至深的秘密。那就是他愛了那個影后七年*為了她他申請了一個小號時常陪著她開黑打游戲*漸漸地他越來越愛他他打算揭開馬甲向他坦白心意時卻看見她的緋聞*#著名影后戀情曝光,深夜商場購買男士打火機#他眸光一深,心口抑制不住的疼痛。終究他還是晚了。原來她早已有了心上人*“叮——”手機進來一條信息。喬薇:“把你的姓名,電話,地址發給我,我給你買了禮物。”

//speedTimer.push(new Date().getTime());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