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

原來我鄰居是大神啊 半闕長歌 著

已完結 簽約 VIP 短篇短篇小說

28.3萬字| 3.57萬總收藏

  推薦長歌溫暖治愈系短文《24小時寵物醫院》。這個夏天,讓我們療愈,遇見萌寵與愛情。
————
【都市溫暖治愈系,這個冬天,讓我們暖暖的。】
  “是你?”
  簽售會上,安婧抱著書,驚愣不已。
  誰能告訴她,當紅白金作家、被譽為靈魂寫手的柏川大神,竟然是她六年前的鄰居!
  “這就是偶像劇的開頭啊!”閨蜜興奮。
  然而,中間隔了五年的時光,誰又還在原地?
  *
  記者采訪柏川大神,“您今年最大的心愿是什么?”
  男神答:“找到故事里的那個女人。”
  而現在,故事里的女人站到了他的面前。
  “好久不見。”他說。
  *
  她以為的偶遇,不曾想是他五年的拼命追逐。

免費試讀 加入書架 去APP,免費暢讀

作品互動區

大大已收到0個禮物禮物寫的好棒,送個禮物~!

推薦票本周票數

0

還沒有收到推薦票,期待你的鼓勵

投推薦票

月票本月票數

0

還沒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勵

投月票
我的迷妹等級

還沒人支持Ta·快來做第一人

作品討論區

0/25字

0/2000字

簽約

半闕長歌

  • 作品總數

    6

  • 累計字數

    521.25萬

  • 創作天數

    905

其他作品

  • 24小時寵物醫院

    【都市溫暖治愈系,這個夏天,讓我們療愈,遇見萌寵與愛情】 初見,簡醫生冷冰冰地說:“我最討厭濫好心。” 后來,簡醫生一次次親自下場,把盈利的寵物醫院變成了免費救助站。 方見槿:“簡醫生,你變了。” 原以為男人會一如既往的毒舌,卻不想男人反問:“你喜歡嗎?” “啊?” 大抵,世上每個人都逃不過真香定律。 遇見方見槿,便是簡醫生的真香現場。 * 寵物醫生VS“流浪狗救助群”群主,一場別開生面的愛情。 歡迎入坑。 Ps:推薦長歌另一溫情治愈文《原來我鄰居是大神啊》。

    加入書架
  • 巧為農家女

    【非爽文,溫馨種田流,偶有虐渣,重在致富】 愛看致富經的顧喬一朝穿越,成了山溝溝里的窮女娃。 怎么辦? 擼起袖子加油干! 種番茄、辨草藥、做榨菜、建農莊…… 吃飽飯、穿暖衣,然后……養好漢? 顧喬看著這小小的一只,不禁嘆了口氣。 “從今往后,你就跟著我吧,我供你考狀元!” 卻不想小不點長大后,竟是個腹黑的主! == 文中美食打卡:美味田螺,酸湯鯉魚、灰刨豆腐、涼蝦等。 注:金手指非常雞肋,可忽略不計。 == 推薦半闕長歌治愈系短文《24小時寵物醫院》、《原來我鄰居是大神啊》;推薦長歌懸疑推理文《密愛追兇之男神住隔壁》、《奶兇忠犬護悍妻》。

    加入書架
  • 奶兇忠犬護悍妻

      刑偵二組人人繞道的“孟婆”孟一荻竟然結婚了!   “明奶狗,你不是說這是假證嗎?”   孟一荻揪著手上的“假證”,第一次對自己的專業產生了懷疑,她一搞刑偵的竟然被騙婚?   明琛:“我什么時候說過了?再說你當初龍潭虎穴救了我,我無以為報,以身相許不好嗎?”   以、身、相、許?   某日,孟一荻終于明白了這句話的含義。   敢情她不僅被騙了婚,還看走了眼!這男人哪里是奶狗?根本就是條狼! 明琛:“我只是在面對你的時候,才會化身為狼。” ==   孟一荻兩年的臥底生涯因突如其來的“拯救人質任務”被迫中斷,卻不料這人質與她竟是命定姻緣!? 表面高冷實則粗神經的探案女王VS表面奶狗實則黑心肝兒的實習期總裁,激情碰撞,必是一(yi)出(pen)好(gou)戲(xue)。 本文又名《案戀你好甜》,每日凌晨更新,坑品有保障!   ==   推薦長歌治愈短篇《原來我鄰居是大神啊》   推薦長歌犯罪心理文《密愛追兇之男神住隔壁》

    加入書架
  • 密愛追兇之男神住隔壁

      【刑偵大神VS娛樂圈花旦】一邊破案一邊談情。   他,刑偵界的神話,華夏犯罪畫像第一人!有胡子的樣子荷爾蒙爆棚,剃掉胡子更是帥得無與倫比,偏偏這樣一個極品男人,被當紅明星季茜堵了門。   “我這條腿買了保險的,你要是不開門,夾到了可能有點兒貴。”   宋臻望著某厚顏無恥的女人,一張臉寒意更甚。   “遠親不如近鄰。”女人臉上的笑容卻更加燦爛無害。   近水樓臺先得月,不去倒追必后悔!   于是,糙漢子的季妹紙開始了跌宕起伏的追夫史,因為伴隨著她男神一道出現的,竟然是剝皮分尸、變態殺人、連環殺手、標本血色等等一系列令人心驚膽戰的詞匯。   【精彩片段】   季茜盤腿坐在沙發上,抱著泰迪,一手順毛一手托腮,撲閃著大眼睛好奇地問:“咱們宋隊側寫了那么多犯罪畫像,那能不能側寫下我呢?”   “不能。”   “為什么?”   男人湊近,無情地拎起泰迪的脖子將它丟到了沙發下,回道:“因為只要想到你,我就忍不住想。”   *   本文又名《撲倒男神99次》,簡介無能,坑底厚實,歡迎入坑。

    加入書架
  • 千金來襲之傲嬌竹馬請接招

      被爆抄襲,論壇人肉,真實手機號也被泄露。   莫長歌萬萬沒想到,背后插刀的竟是好姐妹李瑤。   同事圍攻,主編漠然,一朝看透職場炎涼。   只不過,不好意思,劇情反轉,要倒霉,你們先。   什么?莫長歌竟是地產龍頭的千金!   什么,和影帝秦風是青梅竹馬?與寰宇董事長是校園情侶?和陸少是同班同學?   什么!與電影劇本撞衫根本就不存在,因為人家就是原著作者本尊!   雜志社一干人等悔斷腸,您老好好的干嘛隱姓埋名,逗咱玩嗎?   娛記深扒獨家揭秘,原來,電影劇情早有所影射,七年匿跡,十年青春,以及飛蛾撲火的勇敢,左右不過一個“情”字而已。

    加入書架

更多迷妹周榜

  • 1

    芝士草莓可可

    739 迷妹值

  • 2

    13542713278

    664 迷妹值

  • 3

    檸檬太酸i802351219

    498 迷妹值

更多迷妹總榜

  • 1

    你的歡喜

    2,188 迷妹值

  • 2

    撒神

    1,815 迷妹值

  • 3

    哈哈哈you

    1,406 迷妹值

  • 4

    小妖精QwQ

    1,195
  • 5

    榴蓮味的小龍蝦

    1,195
  • 6

    李易峰的小迷妹3

    1,099
  • 7

    洪荒少女七七

    1,096
  • 8

    啊朝

    1,095
  • 9

    可愛的哎哎哎

    1,095
  • 10

    姓D的小姐姐

    1,095

同類推薦

  • 我成了死對頭的心上人

    陸知知

    本書又名:《和死對頭扮演模范夫妻的日子》迫于家族聯姻的壓力,姜喬英年早婚了。聯姻對象是她從小到大最討厭的“別人家的孩子”——傅景行。唯一令她感到欣慰的是她的新婚丈夫在婚后第二天就遠赴歐洲開拓海外市場了,一年半載都未必能見上他一面。不用時時刻刻扮演模范夫妻的姜喬簡直浪得飛起,每天跟志同道合的小姑子逛逛逛買買買,喝完下午茶就去唱歌喝酒蹦迪徹夜狂歡。一年后的某個夜晚,酒吧,單身派對。姜喬正蹦得開心,手腕

  • 搞科研嗎催婚的那種

    樂顏妖妖

    忙到飛起的星際科研大佬咸魚穿書了變成又閑又多余的閑余蘇憐:如果你把這項專利免費給羅葉哥哥的公司,我就退出這段感情,成全你和羅葉哥哥…嚶嚶嚶閑余:集美,你是蘇憐,不是蘇聯好嗎,梁靜茹給你的勇氣讓我免費出專利嗎?二營長!這里有朵白蓮花打擾我做實驗!二營長:我的國產炮呢?羅葉:你退出研究所,來我的公司,我可以和你結婚。閑余:對不起,我這輩子和科研相親相愛,不打算結婚,結婚請找蘇憐,她是專業的。二營長!這

  • 權臣養妻日常

    草燈大人

    微博:@Dear草燈大人寒門出身的狀元郎謝君陵自小養了個小夫人,不能吃,只能看。小夫人陸寶兒對此不滿,以為是自個兒腰身窄瘦,年紀太小,惹得夫君興致缺缺。再后來,她才知道,哪是嫌棄,明明是端著高冷譜兒,將她一兩一兩肉養大,再為所欲為。這是一個各路神仙打架想撬走正牌夫人,而傻嬌妻穩坐官夫人位置,且看著夫君一路青云直上的故事。

  • 渣了大佬的團寵她翻車了

    玲瓏千千

    【扒馬甲,甜蘇爽,反派變團寵】連家失蹤的小女兒被找回來了!反派女配連千奈搖身一變成了治愈系小仙女,不搞破壞不亂作,一心一意為大家!面對執意追求夢想的校草,連千奈是和他一起參賽的隊友,“無論任何事,我永遠站在你身邊。”面對聽力喪失的音樂天才,連千奈是每天和他用手語比譜子的樂迷,“我會一直攢錢等你的演唱會。”面對情感障礙的影帝,連千奈是一遍又一遍和他對戲的小助理,“我愿意陪你練習一千次。”面對氣味排斥

  • 影后你網戀奔現了嗎

    花落青青

    #電競#娛樂圈#完結短篇#甜寵不虐#他是電競大神卻有個藏的至深的秘密。那就是他愛了那個影后七年*為了她他申請了一個小號時常陪著她開黑打游戲*漸漸地他越來越愛他他打算揭開馬甲向他坦白心意時卻看見她的緋聞*#著名影后戀情曝光,深夜商場購買男士打火機#他眸光一深,心口抑制不住的疼痛。終究他還是晚了。原來她早已有了心上人*“叮——”手機進來一條信息。喬薇:“把你的姓名,電話,地址發給我,我給你買了禮物。”

//speedTimer.push(new Date().getTime());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