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網約車奇情

    清風飄揚888

    短篇連載中17.86萬

    冰雨冷風端著一杯咖啡,看著外面雨蒙蒙的天氣,思緒上涌,今天下班又會約上何人呢? 冰雨冷風來自于中國中部城市的農村,曾就讀于北方某個普通大學,兩年前畢業后尋夢于杭城,找了不是與專業特對口的工作,在外人看來,工作還算體面,穿西裝打領帶。工作時間算不上朝九晚五的,可下班后還能基本支配自己的時間,但唯一遺憾的是生活費將就著。 在四年大學期間,也曾跟隨潮流談了一場精神上的戀愛,雖算不上轟轟烈烈,但也算是相當充實的,可到了畢業季現實面前,不得不屈服于女方家庭及自己的就職壓力,友好分手,淚別,只為那段純情的青春。。。 因他只是一個來自普通農村家庭的孩子,一沒顯赫的家庭背景,也就是說不是傳說中的官二代和富二代,要在美麗的準一線城市立足,真的確實不易,尤其是對一個剛畢業兩年的菜鳥來說,買房子似乎有點遙不可及。。。而沒有房子,就談不上結婚啦。

  • 雪生緣之童真

    萱小宣

    短篇連載中5.93萬

    她是永遠學不會法術的呆萌小丫頭,成天闖禍,搗蛋。他卻是天帝之子,孤傲冷艷,清雋腹黑。 一次受傷,小丫頭遇見了他,又一次歷劫,他徹底的愛上了她。 傳聞童真那個小丫頭是南山腳下附近村落的山野丫頭,沒心沒肺,沒人疼沒人愛的。 “誰說的,她可是我們西海天帝的掌上明珠,疼她比在乎他自己的眼珠子都還更甚呢。” 傳聞她還有一個哥哥,重情重義,倒是居然還想跟她生孩子。 “阿真,你何必如此,快快隨我回南山去,我陪你看盡世間繁華” 傳聞東清大人冷心冷情,很不待見這丫頭。 “誰說的,我今天還看見人東清大人下廚呢,倒是燒了半邊宮殿。” “這你就不懂了吧,聽說是他的太子妃要吃凡間的八寶鴨,這不東清大人連忙差人去凡間學了回來教他,說是自己親手做的,夫人最喜歡。” “哦”眾仙皆悟,原來如此。

  • 論重生

    羅沅

    短篇連載中1.91萬

    趙麗終于光明正大,堂而皇之的死了,可是賊老天卻讓她重生了,她自覺一無才華,二無顏值,既活不成蘇明玉,也活不成房似錦,頂天就只能活成樊勝美。

  • 你是我的秘密

    清塵之音

    短篇連載中42.28萬

    他與她青梅竹馬; 她卻拋下他,投入了另外一個男人的懷中。 只因為,在她患難時,那個男人對她掏心掏肺的付出…… 于是,帶著仇恨,他墮落了…… 多年以后,她孑然一身,出現在了他的身邊…… 他的懷里卻已擁著一個與她一模一樣的女子…… 是憐憫?是施舍?是愛憐?還是執念? 她與他斷了的情緣如何再續? 她如何彌補那張和她一模一樣的臉? 當親情與愛情水火不容勢不兩立,她與他該怎么辦?犧牲親情成全愛情?還是犧牲愛情成全親情?

  • 二爺說話不算數

    好苗苗愛學習

    短篇連載中54.1萬

    被詛咒折磨?性命與大陸安危掛鉤?她何其榮幸? —————— “緋家二少,原來這么喜歡撕人衣服。”“你深愛的人知道嗎?” “滾。” 身體里的血液在倒流,勾唇苦笑,破爛的長裙胡亂套上。 她遲遲沒有離開,纖柔的身姿站在緋洛身后,半晌沙啞道:“緋洛,我后悔喜歡你了。” 喜歡他,讓她無比難過著,她不想要自己這樣低迷下去。 那些日子里,她曾想過忘記他,也逼迫自己忘記他,但她可以控制自己白天不去想他,但她控制不了自己的夢境。 無數次夢見和他結婚的橋段,夢中的婚禮絢爛美好,她穿著潔白的婚紗幸福的站在他的身邊,牧師說:“現在請新郎親吻新娘。”她幸福的踮起腳,努力湊過去,卻得不到回應。 然后美夢驚醒,心空嘮嘮的。 心里總有一個聲音不斷響起——夢都是反的。不斷的在提醒著她——那個人是她遙不可及的夢。 然后她不斷的陷入這種求而不得的痛苦里。

  • 漫漫陪你老去

    若丹

    短篇連載中15.62萬

      一個女人重生后的奮斗史,認真過日子,學著帶孩子,美好的生活我來了!   陳先生,這一世就讓我漫漫,陪你老去。

  • 白狐蝶

    淚眼秋千

    短篇連載中11.4萬

      千年之前,妖族化蝶枯萎、人間戰火四起、魔界爭斗不休,一時間天下大亂,妖界守護神被派駐幽冥大道,守護妖界與其他六界的通道,同時,曾經被妖族殘害的生靈集合襲擊妖界,身為幽冥鎮守者的九尾白狐首當其沖。   適逢妖族卡娜誕生,危機時破繭而出,幽冥大道萬物早熟,驚醒了沉睡的九尾白狐。   白狐于天際只看到一白衣女子的淡淡虛影,卻不知那女子是誰,千年來,他日夜尋找,一段愛恨情仇由此而生。

  • 長樂之戰

    束負

    短篇連載中24.8萬

      長樂之戰,長樂地區暴亂叢生,袁家因此便從此崛起,后軍隊入住,袁家風光不在,袁家大當家袁震天為了風光依舊,用金錢買了一官半職,為了上位,做了許多傷天害理之事,而玉三娘全家因此慘遭滅門,只留下她一個,為了復仇,玉三娘潛伏在袁府,成為袁家三當家。

  • 想把前半生的風景對你講

    吾念昔

    短篇連載中13.12萬

    銀杏樹下,一對男女靜靜地互望對方, “等我一年。”牧嬴堅定地看著喬晴,他內心想和她在一起的渴望,是他大學四年努力的唯一動力, “我要回到我的家鄉。”喬晴的無可奈何又有誰懂······ 一年后的一天, “來機場接我。” “我喜歡你。” “哪種喜歡?” “想娶你的那種喜歡。” “你不喜歡我,我可以等,等你喜歡我,我只希望自己可以陪你走完余生的路,把自己的前半生風景對你講,這樣的話,你就看遍了我的的一生。 “我和你說啊!我這個人只原諒別人三次,你要是真的到了第三次,我就再也不回頭了。”喬晴做出威脅的表情看著牧嬴, “如果我哪天真的成那個樣子,你就罰我,這輩子都不能再見你,記不得你的樣子,讓我所愛隔山海。”牧嬴淡淡的笑,深情的望著喬晴······ 誰知再刻骨銘心的愛情也抵不過說不清的誤解,抵不過二人的執拗,是彼此不愿原諒,還是自己不愿原諒自己,牧嬴和喬晴到自己走的那一天也沒說清, 牧嬴獨自回到他來的地方,他最后真的不記得喬晴的樣子,只是天天寫著喬晴的名字,到最后閉眼也沒再見過喬晴一次,喬晴把他葬在最南面的銀杏樹下,自己死后讓兒女把自己葬在最北面的銀杏樹下,遺囑只寫了一句話, “是你說的,所愛隔山海。”  

  • 回眸一世情

    若陌芯

    短篇連載中2.36萬

      待我長發及腰--娶我可好?   五年的相思,若不叫情她還真不知道什么叫情了。然而有人卻為她回答了那叫“恩情。”江眸妖怒吼“亦黠一脈大笨蛋。”憑什么對別人都說那么柔情以待,而對她卻是冷淡,疏離。   為此江眸妖很苦惱,雖然她的確是從那時候開始喜歡他的,可是她可以肯定她的情才不是什么“恩情”,她對他可是天地為證的男女之情。瞧他叫亦黠一脈,她叫江眸妖。“妖脈”“妖魔”多順口、多有緣份、多相配啊!   然而、有人卻不這樣認為!   亦黠一脈滿臉黑線。什么“妖魔”“妖脈”難聽死了。難道她不知道還有個詞語叫做“脈象”?好吧!他承認“脈象”“賣相”更難聽。當然   他以為她總是和他作對這是討厭他的現象。然而她卻說她是喜歡自己。難道她不知道他們是不可能的嗎?如果他當年救了她她有感激之情的話。他不否認,但是這不足以她以身相報。他也只不過是舉手之勞而已。   可是這又是怎么回事?他到哪里都有著她的身影。   然而,到底又是怎么回事?越來越不像原來的自己。或許在她倒在血泊里那刻,他才無法逃避。只是還來的及嗎?

梦飞翔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