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少年的发丝又软又卷

    木橘子

    短篇已完结38.36万

      江城高中的学生都震惊了,因为他们学校大名鼎鼎的校霸竟然乖巧地坐在刚来的转校生旁认真的学习!   哦买嘎的!这个世界玄幻了!   那天,高二七班来了一位转校生,漂亮又受欢迎,听说还是个学霸,怎么会有这么优秀的人!但是!为什么坐在后面一直都无所谓的校霸总是有意无意地想引起这位转校生的注意!   安辰专门露出脖子上的项链从平诗画旁边经过,是走的太快看得不清楚吗?再走一遍,是没注意吗?再走一遍,怎么还没认出来吗?再走一遍!   “诗画!你怎么还没认出我!”安辰气愤地撑着双手按在相隔的两个桌面上,委屈地怒视着坐在板凳上的平诗画。   平诗画冷静地伸出手,揉揉他那又卷又软的黑发,还是像以前一样舒服。   周围的人倒吸一口气,完了!校霸最最最最最不喜欢别人碰到他头发了!上次有人不小心碰到,被狠揍了整整一个月,但是!但是她竟然揉了!天呐,为什么校霸好像很享受的样子!   “我认出你了啊。”平诗画好笑地看着面前晃荡的项链,这可是她妈妈生前送给她的生日礼物呢。   “哼!我就知道。”   众人无语地看着这位异常傲娇又听话的校霸,纷纷感叹,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一物降一物?   【傲娇又别扭的校霸小狼狗?温柔又腹黑的学霸御姐,我们曾经一起面对生死,一起经历病痛的折磨,如果能健康地活下,在看到对方时一定要第一眼就认出哦!且看学霸御姐怎样调教恶霸校草?】

  • 侦婚之警花妙探妻

    情雪凝钰

    短篇已完结42.7万

      W市,周日。   初冬的早晨,阳光明媚。   童心穿着居家的宽松毛衣和蓝色牛仔裤,安静地坐在“Polo”咖啡馆内,靠窗的位置。   卡其色的高领毛衣,在日光的映照下,显得格外温暖。   干净的脸庞,脂粉未施,却依然唇红齿白,流露着青春的朝气。   若是不明言,只怕没人会把她和“警察”这个职业扯上关系。   连着叫了几次续杯服务之后,她懒懒地打了个哈欠,看了眼墙上的挂钟,心里略有不快……

  • 原来我邻居是大神啊

    半阙长歌

    短篇已完结28.3万

      推荐长歌温暖治愈系短文《24小时宠物医院》。这个夏天,让我们疗愈,遇见萌宠与爱情。 ———— 【都市温暖治愈系,这个冬天,让我们暖暖的。】   “是你?”   签售会上,安婧抱着书,惊愣不已。   谁能告诉她,当红白金作家、被誉为灵魂写手的柏川大神,竟然是她六年前的邻居!   “这就是偶像剧的开头啊!”闺蜜兴奋。   然而,中间隔了五年的时光,谁又还在原地?   *   记者采访柏川大神,“您今年最大的心愿是什么?”   男神答:“找到故事里的那个女人。”   而现在,故事里的女人站到了他的面前。   “好久不见。”他说。   *   她以为的偶遇,不曾想是他五年的拼命追逐。

  • 菜鸟恋爱守则

    繁夏轻歌

    短篇已完结24.87万

      【甜宠,1v1,大bossPK小菜鸟,小逗比挑战老司机】   中夏公司一直存在着两大谜团。   1、品貌非凡如总裁是否还是单身。2、空有其表如冉柠究竟是怎么进到这超一流的大公司的。   而后有一天,这两个谜团忽然同时解开,整个公司沸腾了!   ——   冉柠最近有点慌,她不知道除了顶着个“妖艳贱货”的骂名外,到底是什么时候学会吹牛这个技能的?!    【情景一:】   妖孽男:“听说你们公司一个小丫头扬言上过你?”   偌大高密的实木老板桌后,季之夏薄唇微勾,“眼光很好,志向不错。”   “啧,没想到你好这一口!”   季之夏淡笑不语,除了光说不练假把式,其他都很好。   【情景二:】   某年某日,季大BOSS忽然心血来潮,“知道我为什么留你在中夏吗?”   冉柠顿时后背一僵,神情一肃,“总裁您有伯乐命,天纵奇才,能掐会算!知道小的有朝一日绝对会成为中夏不可或缺的人才!”   大BOSS敛了笑,“好好说话。”   冉柠闭上双眼,“您见色起意,慧眼识珠,一早就认定我是中夏不可或缺的老板娘!”   季之夏:“乖~”   ——   他将好色当雅事,她把牛皮当目标。   古人曾云:食色性也。季之夏说:“一生只好一人,流氓亦是情圣。”   现代人说:男人都是大猪蹄子!冉柠一字一字的敲着键盘,“如何反抗上司性骚扰?在线等,挺急的!”   此文又名《不好了,总裁他好色!》、《夏日柠檬》、《我和BOSS之间两三事》……   

  • 野蛮宝贝

    汤淼

    短篇已完结3.17万

    八年前,他狠心的不说分手,不说再见,不留只字片语,凭空消失在她的世界里,任她站在风口浪尖上独自品尝痛苦与绝望的滋味,她对自己说,绝不原谅他! 八年后,他功成名就,心意依旧!而她愤怒的火焰几乎烧掉他的眉毛,滚!我不需要你! 再次相逢,他更多的是无奈,她的暴脾气,她的任性,她还整死人不偿命!

  • 笑忘欢颜

    唯、紫汐

    短篇已完结16.28万

    “我要是你,就一次吃个几十片,死了算了。”看她因为失眠而服用安眠药,他勾唇冷漠的笑。 六年同学,四年同桌,名字相似又在一个屋檐下生活。这缘分深的让他们都难以接受。 对她而言,他冷血无情,理所当然的成为了自己头号厌烦人物。 对他而言,她自私自利,浑身上下每一处都让他反感。 她割腕自杀,血染浴缸,他打电话云淡风轻的说“带她离开,她弄脏了我的浴室……” 他们的青春是激烈疯狂的,最后,都被伤的体无完肤。 濒临崩溃的边缘,他们却还在笑:生,我要你记住我。死,我也要你记住我。

  • 网约车奇情

    清风飘扬888

    短篇连载中16.55万

    冰雨冷风端着一杯咖啡,看着外面雨蒙蒙的天气,思绪上涌,今天下班又会约上何人呢? 冰雨冷风来自于中国中部城市的农村,曾就读于北方某个普通大学,两年前毕业后寻梦于杭城,找了不是与专业特对口的工作,在外人看来,工作还算体面,穿西装打领带。工作时间算不上朝九晚五的,可下班后还能基本支配自己的时间,但唯一遗憾的是生活费将就着。 在四年大学期间,也曾跟随潮流谈了一场精神上的恋爱,虽算不上轰轰烈烈,但也算是相当充实的,可到了毕业季现实面前,不得不屈服于女方家庭及自己的就职压力,友好分手,泪别,只为那段纯情的青春。。。 因他只是一个来自普通农村家庭的孩子,一没显赫的家庭背景,也就是说不是传说中的官二代和富二代,要在美丽的准一线城市立足,真的确实不易,尤其是对一个刚毕业两年的菜鸟来说,买房子似乎有点遥不可及。。。而没有房子,就谈不上结婚啦。

  • 许小姐,你是我的药

    如若曦风

    短篇已完结28.55万

    一场意外,她莫名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每天要做的,就是接受新鲜事物,还有某男时不时的在她面前刷刷存在感。 某天,看着某女怀孕的化验单。 裴亦是说:“以后不用他家东西了,不靠谱。” 许言弱弱开口:“那个,是我扎破的。” 裴亦是:“……”

  • 宋医生又招惹了桃花运

    长烛

    短篇已完结13.35万

    【甜宠+1V1】 范桃花之所以叫范桃花,是因为算命先生说她命里终有一个桃花劫,躲也躲不过,唯有改名来挡煞。所以她硬生生的顶着这个名字被同学们嘲笑了二十多年。 在她二十四岁那年,宋清风出现了。这个男人打乱了她所有的磁场,令本就不走运的她更是倒霉不已,第一次见面,居然是范桃花上厕所没带纸?!如果再给她一次选择的机会,她宁愿直接用手擦!

  • 暖冬短篇合集

    凉小途

    短篇已完结3.25万

      温靳:“阮甜,你别哭了……”   阮甜:“我……我疼……”   温靳俯下身,指腹拭干她眼角的水渍。   “再哭我亲你了。”   *   小巷子里有个疯女人。   她没疯,她只是爱一个人。   爱了一辈子。   秦初雪:我爱你,愿意为了你下地狱。   *   很多年前,青楼里有个名妓。   她在等书生回。   楼绯:小书生,你真是个骗子。   *   人生很苦,而你是甜的。   几个小故事。   暖你一冬。   本书又名风花雪月。   (侠客,名妓,圣僧,总会为爱痴狂)   

//speedTimer.push(new Date().getTime());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